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午夜布拉格

261、chapter 262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我看书网欢迎您!!!www.25ks.coM\|m.25ks.coM[二五KS]\?IND23SKDI3SSZ?|
    这并不是一场有着众多参与者的聚会。

    正是因为如此在这间很宽敞的会客厅里待着的人全都在今天晚上和彼此起码说过一两句话。

    但是伊莲妮显然并没有在和这些人介绍林雪涅的时候说出有关她恋人的信息。

    这或许是因为今天傍晚时林雪涅听到她提起“帝国中央保安局副局长”时的反应。

    又或者是因为帝国中央保安局副局长并不是一个会让来到这里的人喜欢的职务。

    在布尔夏德如此直接地说出了林雪涅的“隐藏身份”后,那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在林雪涅保持沉默的数秒钟之后张口打算说出些什么但林雪涅的声音却比她先一步地到了布尔夏德王子的耳中。

    “是的。”

    这便是林雪涅所给出的回答虽迟了片刻却没有带上怯场的感觉。

    而后普鲁士的这位王族便在审视了林雪涅片刻后说道:“看起来,你们现在还一起。”

    这一次,林雪涅的回答就快多了,她在这些有着贵族血统的,没落的名流的注视下带着笑意道:“对。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再想要完成当初的婚约就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了。”

    布尔夏德当然能够明白林雪涅话中的意思,本意并不是为难这名异性的王子很快就向她表达了歉意。

    可随后,他又因为想起了他的那个表亲而无法不说出些什么。

    布尔夏德:“艾伯赫特海因里希格罗伊茨伯爵他在很多年以前就加入了纳粹党。那时候他的选择就让我们都很难以理解。他出身高贵,是海因里希亲王的外孙。他不应该被那些口号和暴力所迷惑。但他不仅加入了纳粹党,还成为了希特勒的近卫。这不是像他这样的人应该做的。”

    林雪涅:“请原谅布尔夏德王子。”

    还未等布尔夏德说完那些话语,林雪涅就打断了他。

    这或许是一件能够称得上无礼的事但林雪涅却觉得此刻她必须这样做。

    她问对方:“请问您是在当着一位女士的面批评她的恋人吗?”

    虽然普鲁士的王室已经衰弱了很多年了,但布尔夏德也的确还没有遇到过会在打断他之后对他说出如此反问的年轻异性。

    那让他看了一会儿但在那之后,他还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恐怕是的。”

    林雪涅接着问:“那请问,在那之后您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认同您,以及附和您的话语吗?”

    “我想我或许是有些好奇。”面对林雪涅那显得有些咄咄逼人的连续问话,普鲁士的王子并没有被激怒,而是十分真诚地说道:“在放弃了家族带给他的荣耀后,现在的格罗伊茨伯爵已经成为了帝国中央保安局的副局长。”

    当布尔夏德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不得不停顿了一会儿。那是因为在场的消息并不那么灵通的人不禁发出了惊呼声。

    显而易见的是,纳粹的宣传部向来就不喜欢向人民宣传那些有着贵族血统的军官。

    而当艾伯赫特以党卫军武装部队的一名前线指挥官的身份一跃成为帝国中央保安局副局长的时候,纳粹的宣传人员也同样没有提及他姓氏后面的伯爵头衔,以及他祖辈的显赫出身。

    这就让艾伯赫特的贵族身份与他在纳粹的官衔在相互碰撞之后引起的来自于很多人的,不可思议的声音。

    要知道,德意志的这些贵族都相当重视自己家族的荣耀。

    哪怕是纳粹党所可能会给予的巨大利益和权势都无法让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选择加入纳粹党。

    而现在,这些人却是直接听说了海因里希亲王的外孙成为了帝国中央保安局的副局长这件事。

    但布尔夏德王子的话语还在继续,他说:“我认为您这样的女性一定会明白帝国中央保安局意味着什么。考虑到帝国已经和你们的敌人日本结盟,您真的不会在格罗伊茨伯爵残忍地对待帝国的敌人时感到害怕吗?”

    一旁的伊莲妮已经叫出了布尔夏德的名字,并示意王子不要再接着说下去了。可这位普鲁士的王族只是稍作停顿,而后便在伊莲妮试着引开话题的时候说道:

    “虽然这样的事发生的可能性很但如果某天格罗伊茨伯爵接到了要逮捕您的命令,我认为他或许只能选择遵从。”

    “但那就只是艾伯赫特需要考虑的事了。如果您不是他,也不是我的朋友,我认为您就不需要提前为这样的可能而担忧了。”

    既然林雪涅已经选择了毫不示弱地说出这样一句话,那她便再不可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

    但是在她转身之后,她却没有向前迈开脚步。

    在背对着那位其实并没有那么讨人厌的普鲁士王族时,有许多话、许多念头从林雪涅的脑袋里冒了出来。

    于是她又回过身来,并甚至还又走近了布尔夏德几步。

    当参加聚会的人还以为这个年轻的女人在盛怒之下想要对王子做出些什么失礼的事时,林雪涅再次开口,并用十分平稳的声音说道:

    “如果您不是他,就不应该去猜测他对于某件事的想法,以及他做某件事的意图。”

    对此,布尔夏德微微点头,却不知是在对林雪涅的这句话语表达赞同,还是在告诉对他听到了。

    可如果说,林雪涅的这句话还只是在维护她的恋人,那她的下一句话就有着很强的攻击性了。

    她说:“在我看来,艾伯赫特所做的这一切,或许是为了让他能够在某件重要的事到来的时候,做到不必只能选择遵从。”

    林雪涅的这句话让眼前的这位王族眼睛里全然没了哪怕只是礼节性的笑意要知道,这位王子刚刚才因为他德意志王族的身份而被迫调回后方并被解除了军职。

    但在那之后,林雪涅只是向对方微微欠了欠身便转身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当她经过伊莲妮的时候,她不禁轻声对把她带来这里的那个女孩说了声对不起,而后就走出门去。

    见此情景,伊莲妮也不由地对她的这些朋友们说了抱歉,而后便快步追上林雪涅。

    与此同时,让林雪涅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也十分坚定地维护了的绿眼睛贵族也离开了帝国中央保安局的大楼。

    这对于战时柏林的很多人来说,已经是一个相当晚的时间了。

    但如果对于艾伯赫特来说,今天的他却是已经比昨天早了很多回家了。

    虽然没有就此做过约定,但他的确和自己的恋人在同样的时间离开了自己先前待的那栋房子。

    但因为艾伯赫特能够有座车带他回去,因而当他在晚上十点半到家的时候,他所看到的便只能是没有一盏灯开着的房子了。

    只是林雪涅在出门前留在桌子上的纸条却还是能让这个男人明白,近来他既渴望,又想逃避的那个女孩到底去哪儿了。

    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很久没见的朋友,她说要带我去参加派对。你的雪涅

    看到了这张纸写着简单字句的纸条,艾伯赫特终于放下心来。

    而后他便拿着这张纸条在客厅的大桌子前坐下来,并把这短短一行的熟悉的字迹看了又看。

    当他因为林雪涅在那句话末尾处的署名而想起前一天晚上对方在他关灯之前看向他的那个眼神,他便有了想要吻一吻纸条上那个名字的冲动。

    而后,他就这样做了。

    可这样的一个举动却丝毫缓解不了他对于恋人的思念。

    仿佛当他还留在那栋冰冷的、血腥的大楼里的时候,他还能麻痹自己的神经。

    可一旦他回到两人一起生活的这间房子,他便再也无法做到那一点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他不得不逃避自己深爱着的人时,他的内心才会更为困惑,更为摇摆不定。

    他就这样坐在那里,只是看着手上的这张纸条就任凭挂钟上的分针转过了一圈一圈又一圈。

    等他回过神来去抬头看了一眼时钟之后,他又会为恋人担心起来。

    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柏林的街道早已漆黑一片。

    她是不是会在夜晚的柏林迷路?

    她会不会在只有月光能给人指明方向的道路上被骑着车的路人撞到?

    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艾伯赫特便会在屋子的客厅里坐立不安起来。

    如果说还有什么是能够让他稍稍放下心来的,那就是他在离开保安局的大楼时没有接到英国皇家空军可能会在今晚来袭柏林的预警。

    于是绿眼睛的贵族便只能通过恋人所留下的那句简单的话语推测她此时可能在哪儿。

    可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想不到林雪涅在下班路上遇到的那个“很久没见的朋友”究竟是谁。

    就在艾伯赫特越来越着急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让他无论到何时都忘不了的,熟悉的脚步声。

    等到他意识到那就是他此刻在等待着的人上楼时的脚步声时,他连忙走出这间公寓,并冲下楼去。而当他看到那双在月色下显得格外明亮的眼睛时,他险些就与对方撞到了一起。

    但还不等为对方担心了半个多小时的艾伯赫特先开口说些什么,他的恋人就已经在认出他来之后撞进他的怀里。

    “雪涅?”

    恋人的这个反应让艾伯赫特有些不确定起来,于是他只能带着疑惑叫出对方的名字。可那只能让林雪涅把他抱得更紧。

    于是不打算在楼道里向对方多做询问的艾伯赫特便直接把人抱了起来,并就这样一步步地走上楼去。

    “你出来的时候连门都没关。”

    当看到从门的缝隙中透出的那道光亮时,林雪涅用那听起来有些闷闷的声音这样说道。

    在抱着人回到家之后,把门关上了的艾伯赫特很快向对方坦诚道:“因为我很着急下去看你。”

    可这样的一句话却又是让林雪涅不高兴了。

    她板下脸来,并拍了拍对方,让她的绿眼睛男孩把她放下来。

    “你怎么会着急来看我。”

    林雪涅才一落地就说出这样赌气的话语。

    可随后,还不等她把话继续说下去,她就发现自己的恋人已经这样盯着她看了好几秒了。

    那让林雪涅抿了抿嘴唇,并放弃了和对方发一通脾气的打算,打算就这么去换衣服洗澡了。

    在她转身的时候,她听到恋人对她说道:“你今天打扮得很漂亮。”

    可这句发自内心的赞美的话语却又是让林雪涅感觉自己气不打一处来,她转回头就是一句:“漂亮又有什么用!难道你还会多看几眼吗!”

    这句话一出口,两人就都愣住了。

    林雪涅深吸气了好几次,她似乎觉得这样的话语太过分了。

    毕竟毕竟她的男孩今天还算早归了,而且对方也的确没做什么能惹她生气的举动。

    但想着想着,她又会觉得委屈。

    她还因为昨天的、前天、以及大前天的艾伯赫特而感到生气。

    可她又实在是没法对自己心爱的人说出更伤人的话了。于是她只能转过身去,不理对方。

    但在她真的这样做了之后,她会感觉到身后的那个不知所措的男人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她的手,在确定她此刻不想拍开自己后,这个那人才从她的身后拥住了她。

    于是那一刻林雪涅便再也无法因为自己对这个生起的那些气而去抗拒对方了。

    她甚至在那些感情涌出的时候一下转回身去抱住那个人,并把脸埋在对方的肩膀上,仿佛控诉对方一般地说道:

    “你怎么能这样让我生气又让我那么心疼呢?”

    你让我觉得心疼了。

    当这样的话语仅仅是轻轻碰了一下艾伯赫特的心防便不受任何阻拦地冲进他的心里,他会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

    于是他只能不断地向恋人重复出那句简单而单调的“抱歉”。

    林雪涅:“我今天见了很多人。他们全都不理解你。”

    艾伯赫特:“没关系的,我不在意。”

    这当然是一句能让林雪涅找到很多反驳的话语,但在今天晚上,她却不想再去把那些话语说出来了。

    当她慢慢松开对方,并看向那双依旧对她诉说着爱意的眼睛时,她说道:“有一句话你曾经对我说过。但那时候它让我们很不愉快。可我却觉得,现在我可以把这句话也对你说出来了。”

    林雪涅把那缕几乎要遮到对方眼睛的金色发丝往后拨去,并说道:“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的任何帮助,我都可以为你去做。”

    绿眼睛的贵族当然记得他是在什么时候,又是在什么地方对眼前的这个女孩说出的这句话语。

    那时的他还没有和那个党卫军的女孩解除婚约,也还以为两人之间不会再有开始。

    可是此时此刻,当同样的话语从林雪涅的口中说出的时候,曾经的绝望却变成了希望。

    而后,林雪涅又说道:“如果你想要知道什么,有关现在的,有关未来的。我也总是就等在这里。”

    1A5S365Z5W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